當前位置:首頁 > 雜文 > 閑閑書話 > 亂世挽歌

亂世挽歌  作者:龔敏迪

發表時間: 2020-09-21  分類:閑閑書話  字數:778  閱讀: 33  評論:1條 推薦:4星

《風俗通.佚文》說漢靈帝時:“京師賓婚嘉會,皆作《魁櫑》,酒酣之后,續以挽歌。”《后漢書.周舉傳》中有個實例,大將軍梁商“大會賓客,讌于洛水,舉時稱疾不往。商與與親昵酣飲極歡,及酒闌倡罷,繼以《薤露
 

《風俗通.佚文》說漢靈帝時:“京師賓婚嘉會,皆作《魁櫑》,酒酣之后,續以挽歌。”《后漢書.周舉傳》中有個實例,大將軍梁商“大會賓客,讌于洛水,舉時稱疾不往。商與與親昵酣飲極歡,及酒闌倡罷,繼以《薤露》之歌(古代著名的挽歌,為送葬時的哀歌),坐中聞者,皆為掩涕。”周舉聽說后嘆曰:“此所謂哀樂失時,非其所也,殃將及乎!”賓婚嘉會本是喜事,人們卻都奏喪家之樂的《魁櫑》;酣飲極歡,也續之以執紼牽引靈柩者的挽歌,是面臨天下大亂,生靈涂炭的憂懼,同時也是對行將滅亡的腐朽統治加以詛咒。

晉朝挽歌最盛,因為名教最強調的是君臣父子倫理次序,可是大違名教的司馬氏篡位后,反倒要以維護名教的名義實行高壓統治,但“動輒得咎,命如雞犬”的士人們并沒有選擇沉默,他們以全面釋放本性的任誕,“越名教而任自然”,向虛偽的禮法發起挑戰,于是挽歌也被賦予了非同一般的審美價值。

《世說新語.任誕》有云:“張驎酒后挽歌甚凄苦。”也說:“袁山松出游,每好令左右作挽歌。”陸機有〈庶人挽歌辭〉、〈王侯挽歌辭〉、〈挽歌詩三首〉;陶淵明有〈挽歌詩〉、〈自祭文〉。《宋拾遺錄》記載了同樣由晉入宋的顏延之:“太祖嘗召顏延之,傳詔頻日尋覓不值,太祖曰:‘但酒店中求之自當得也。’傳詔依旨訪覓果見延之在酒肆裸身挽歌,了不應對。”

無論是熱衷挽歌寫作,還是挽歌的行為藝術,都出自士人內心深沉的憂憤,還有對黑暗的蔑視以及詛咒。

原載《人間福報》2020年9月1日


編輯點評:
對《亂世挽歌》一文發表給力評論!(250字內)
登錄后才能發表評論
 
來消息了X
无码不卡中文字幕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