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雜文 > 閑閑書話 > 千年的回聲

千年的回聲  作者:中天懸明月

發表時間: 2020-08-22  分類:閑閑書話  字數:3988  閱讀: 233  評論:0條 推薦:4星

一  建安十七年冬十月,曹操興兵四十萬,要報赤壁之戰之仇。  孫權并不好戰。三國中東吳的每一大戰——赤壁之戰,夷陵之戰,包括濡須之戰——都帶有自我反擊的性質。何況,即將發生的這一戰,對于孫權來說,真
 


  建安十七年冬十月,曹操興兵四十萬,要報赤壁之戰之仇。

  孫權并不好戰。三國中東吳的每一大戰——赤壁之戰,夷陵之戰,包括濡須之戰——都帶有自我反擊的性質。何況,即將發生的這一戰,對于孫權來說,真可謂青黃不接。此時,在東吳舉足輕重,孫權最為倚重的周瑜已經去世,軍事上的指揮后繼乏人。雖然說周瑜之后有魯肅,魯肅之后有呂蒙,呂蒙之后有陸遜;但那是渺不可及多少年之后的驗證。現在面臨的,就是周瑜死后軍事上的巨大真空。

  但孫權就是孫權,英雄就是英雄。即便是深不可測的懸崖,也有縱馬一躍的勇氣。孫權首先遷居秣陵,遷治建業,筑起石頭城;同時,采納呂蒙建議,在濡須水口筑塢,做好充分的迎戰準備。

  話說那一天——

  曹操率領大軍來到濡須,先差曹洪帶三萬鐵甲馬軍,哨至江邊。回報曹操:“遙望沿江一帶,旗幡無數,不知兵聚何處。”曹操放心不下,親自領兵前進,就在濡須口排開軍陣。曹操帶領百余人上至山坡,遙望江上戰船,各分隊伍,依次擺列;旗分五色,兵器鮮明。當中大船上青羅傘下,坐著孫權;左右文武,侍立兩邊,威風凜凜。

  作為和孫堅同時起兵創業的人,曹操是不折不扣的長輩,也曾見識過各種各樣的非凡人物。但眼前,五色旗中,青羅傘下的一派英雄氣象,已讓奸雄為之一凜。與不戰而降的劉表的兒子相比,孫權的英雄氣氣貫長虹。曹操這樣想著,一不留神,一句話便沖口而出——

  生子當如孫仲謀!若劉景升兒子,豚犬耳!

  那時間,忽然一聲響動,南船一齊飛奔過來。濡須塢內又出一軍,沖動曹兵。曹操軍馬退后便走,止喝不住。忽然又有千百騎兵趕到山邊,為首馬上一人碧眼紫髯,眾人認得正是孫權。孫權親自引一隊馬軍來擊曹操。曹操大驚,急忙回馬時,東吳大將韓當、周泰騎馬直沖上來。曹操背后許褚縱馬舞刀,敵住二將,曹操得以脫身歸寨。許褚與二將戰三十合方回。曹操回寨,重賞許褚,又責罵眾將:“臨敵先退,挫吾銳氣!后若如此,盡皆斬首。”

  當夜二更時分,忽然寨外喊聲大震。曹操急忙上馬,只見四下里火勢蔓延,卻是被吳兵劫入大寨。殺到天明,曹兵退兵五十余里下寨。

  曹操心中郁悶,閑看兵書。伏岸而臥時,忽聽得潮聲洶涌,如萬馬爭奔之狀。只看見大江之中,推出一輪紅日,光華射目;仰望天上,又有兩輪太陽對照。忽然見江心那輪紅日,直飛起來,墜于寨前山中,其聲如雷。曹操猛然驚覺,原來在帳中做了一夢。

  帳前軍報道午時。

  曹操教備馬,徑直奔出營寨,來到夢中所見的落日山邊。

  

  曹操正看之間,忽見山上閃出一簇人馬,當先一人,金盔金甲——正是孫權。

  兩位英雄,兩個不共戴天的仇人,又一次狹路相逢!

  曹操目視著孫權。當初老夫和你父一道,舉兵剿滅黃巾,后來分道揚鑣。沒想到你爹去世,又有了你兄長孫策;孫策去世,又有了個你:一個比一個難纏,一個比一個要命。除掉那個還在四處亂撞的劉備,萬里江山不得一統不全都因為你嗎?年過半百的我曾經吃過你的虧,現在,該報仇了!

  孫權也看著曹操。這個打記事起,就被重復過無數次名字,打過無數次交道的人;這個魔鬼一樣、噩夢一般纏繞著自己的奸賊。正是你,讓千里江南數燃戰火,萬千生靈屢遭涂炭。而現在,你又來了,來就來吧。仇人相見分外眼紅,此時,英雄孫仲謀紫髯飄動,碧眼噴火。目光相碰,恰似手中的寶劍泠然作聲!

  他們的身后,都有著萬千雄兵。

  當實力和重量相當時,高手間的對決劍拔弩張又小心翼翼。現在,終于面對著面站到了一起。種種恩怨集于此時,雙方都恨不得吞了對方,明知道你死我活不可避免,卻又保持著禮節上的往來——

  權見操至,也不慌忙,在山上勒住馬,以鞭指操曰:“丞相坐鎮中原,富貴已極,何故貪心不足,又來侵我江南?”

  操答曰:“汝為臣下,不尊王室。吾奉天子詔,特來討汝!”

  孫權笑曰:“此言豈不羞乎?天下豈不知你挾天子令諸侯?吾非不尊漢朝,正欲討汝以正國家耳。”

  和曹操對陣,不僅是心理上的抗衡,也是言語上的較量。當曹操說出那句眾所周知卻無賴至極的理由時,不同的英雄有不同的回答。當初曹操和袁紹對陣,曹操曰:“吾今奉詔討汝!”袁紹曰:“吾奉衣帶詔討賊!”后來,曹操與馬超對陣,曹操曰:“汝乃漢朝名將子孫,何故背反耶?”馬超咬牙切齒大罵:“操賊,欺君罔上,罪不容誅!害我父親,不共戴天之仇,吾當活捉生啖汝肉!”曹操和劉備對陣,操罵曰:“劉備忘恩失義,反叛朝廷之賊!”劉備曰:“吾乃大漢宗親,奉詔討賊。汝上弒母后,自立為王,僭用天子鑾輿,非反而何?”

  但所有這些回答,都不如孫權這一句來得痛快,來得響亮——此言豈不羞乎?天下豈不知你挾天子令諸侯?——不繞彎子,一個耳光,干脆利落地扯下你這一塊遮羞布。

  曹操大怒,喝令諸將上山捉拿孫權。忽然一聲鼓響,山背后兩彪軍殺出,右邊韓當、周泰,左邊陳武、潘璋。四員戰將帶領三千弓弩手亂射,箭如雨發。曹操急忙引眾將回走。背后四將追趕甚急。趕到半路,許褚引眾虎衛軍敵住,救回曹操。

  吳兵齊奏凱歌,回濡須去了。

  

  曹操回營自思:“孫權非等閑人物。紅日之應,久后必為帝王。”于是心中有退兵之意,卻又恐被東吳恥笑,進退未決。兩邊又相拒了月余,戰了數場,互相勝負。直到來年正月,春雨連綿,水港皆滿,軍士多在泥水之中,困苦異常。曹操心中甚憂。當日正在寨中,與眾謀士商議。有人勸曹操收兵,有人言方今春暖,正好相持,不可退歸。曹操猶豫未定。

  忽報東吳有使者送來書信。曹操啟視之。書略曰——

  孤與丞相,彼此皆漢朝臣宰。丞相不思報國安民,乃妄動干戈,殘虐生靈,豈仁人之所為哉?即日春水方生,公當速去。如其不然,復有赤壁之禍矣。公宜自思焉。

  書背后又批兩行云:足下不死,孤不得安。

  我很怯你,但從不怕你。我也知道,只要你還活著,我就沒有一天安生的日子好過。但只要你還活著,要打,我就會一直奉陪下去!——你忘了當初80萬軍隊怎么全軍覆沒了嗎?

  毛宗崗于此批曰:操畏權,權亦畏操,若云不畏便是欺人之語。孫權的這句話,雖是寫在紙上,但和“此言豈不羞乎”一樣,亦是力透紙背,雷霆萬鈞。若是讀出來,再配以畫外音,那必是山鳴谷應繞梁三日不絕,還能讓人想象出奸雄心驚肉跳的模樣。

  曹操看畢,大笑曰:“孫仲謀不欺我也。”重賞來使,于是下令班師,命廬江太守朱光鎮守皖城,自引大軍回許昌。孫權亦收軍回秣陵。

  這一封見諸史冊的書信,不卑不亢,有禮有節,實在是英雄間高智商的交鋒。比較丘遲的《與陳伯之書》,駱賓王的《討武曌檄》,它亦有雷霆霹靂之力。若曹操此時頭風病發作的話,孫仲謀的這幾句話也有可能治好他的病。英雄在思維和格局上相似,但在展示上卻各有各的風景。

  想起了我們的開國領袖。1946年8月6日,當國共戰爭全面爆發后,美國記者安娜·路易斯·斯特朗采訪他愿不愿打,毛澤東說:“就我們自己的愿望說,我們連一天也不愿意打。但是如果形勢迫使我們不得不打的話,我們是能夠一直打到底的。”一是在延安楊家嶺窯洞前的一個小石桌旁,一是在舳艫千里的長江岸邊,領袖的回答相隔千年,但真的像是孫仲謀聲音的回響——一樣有涵納乾坤、吞吐天下的精神,一樣有泰山壓頂、獨木擎天的英雄氣魄。

  和孫權一樣,當今的共和國決不是好戰之國,共和國人民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珍愛和平;卻還是被拖進了持續幾年的中美貿易戰。的確,美國不亡,中華難安!面對美國的不斷挑釁,中國的《白皮書》鮮明響亮——對于貿易戰,中國不愿打,不怕打,必要時不得不打。經歷了五千多年風風雨雨的中華民族,什么樣的陣勢沒見過?漫說貿易戰,即便是真正的戰爭強加于我們,我們也會奮起反擊的。任何外部因素都不可能阻止中國發展壯大——這才是有血性的中國男兒所應有的精氣神。

  何況,歷史已經不止一次的驗證過:若擁有一顆強大的心靈,處于弱勢的,倒不一定會弱到最后。

  至于曹操的那句不無嫉妒酸溜溜的贊語,不僅也見諸史冊,而且知名度極高,讓人反復引用。近千年后被辛棄疾寫入《南鄉子·登京口北固亭有懷》——

  何處望神州?滿眼風光北固樓。千古興亡多少事?悠悠。不盡長江滾滾流。

  年少萬兜鍪,坐斷東南戰未休。天下英雄誰敵手?曹劉。生子當如孫仲謀。

  如枯竹生筍,老樹著花,不僅脫胎換骨,而且靈魂有歸。從而躋身于高雅的詩詞當中,有了更為強大久遠的生命力。


編輯點評:
對《千年的回聲》一文發表給力評論!(250字內)
登錄后才能發表評論
 
來消息了X
无码不卡中文字幕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