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淑蘭文集》--崔淑蘭的文集
首頁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5-07-14   共 0 篇   訪問量:2110
我的第一位老師
發布日期:2015-07-14 字數:3891字 閱讀:2110次

 

    我的第一位老師姓包,是一個四十歲左右的中年婦女。她個頭不高,稍胖,面白,走路時愛仰著個臉,兩個手臂扎撒著,兩只手的五個手指微曲地張開,中指還比其余的手指張的略高些。

    看包老師走路的樣子,我就聯想到護雛的老母雞扇動翅膀欲跳的情形,還覺得包老師很像手上沾了油漆,惟恐臟了衣服,所以張開著。至于她仰臉朝天,我曾想到她是不是個子小看什么不得不仰臉。可又一想,不對,我們做學生的個子比她還矮呢,可我們并沒有仰臉朝天地走路啊……

    那時候,我們都沒有上過所謂的學前班,進入小學,連筆都不會拿,更甭說寫字了,連個橫豎也畫不直……包老師教我們拿筆的姿勢,教我們畫橫畫豎。當時的我把老師看得神奇無比,老師無所不知無所不曉,在我眼里就是衡量是非的標尺——連她走路的姿勢,邁的步子大小,抬腳落在何處,都被我看做是正確得不容置疑。

    所以我有時就偷偷地學包老師的樣子走路,扎撒著手臂,五指張開的樣子,當然,臉也是那樣仰著,朝天看……

    時間稍長我發現了包老師的脾氣真的不太好,尤其是當她一遍遍教學生,而學生仍弄不通的時候,她是不太可能不厭其煩地教授的,而是該出手時就出手——真打呀!

    學珠算課的時候,黑板上掛著一個綠珠子算盤,老師講完就叫學生上前邊演示。站在小凳上,面對著大算盤,有些學生站半天也做不出來。我記得有個女生,還是班長,被老師叫到前邊演算。不知是她沒有學會還是在思考,總之像木樁子一樣,木然地盯著那綠色的大算盤,舉著手,就是不知該落在哪個珠子上,就那樣一動不動了好長時間。

    耐不住性子的包老師怒從心頭起,大喝一聲:“你賣不了的秫秸——在那戳起來了!聽沒聽課?”學生低著頭小聲地說:“聽了……”“聽了為啥做不出來?”包老師非常生氣,掄圓了巴掌……學生為了躲包老師的巴掌,一下從凳子上掉下來。包老師惡狠狠地:“滾!滾回去,把這道題給我做五十遍……”女班長回到座位上,以手拭淚,可能是剛才摔疼了。

    包老師的怒目在全班同學的臉上脧巡著,同學們個個噤若寒蟬,極力避開老師的目光,都擔心被包老師點到名字,再到黑板上做珠算出洋相不說惹火了包老師的暴脾氣。

    包老師并沒有點哪個同學的名字,而是拿起教鞭“”、“”,狠狠敲了幾下黑板,用幾乎近似吼的聲音:“你們都給我聽好了啊,我再講一遍,你們回家練習,明天來就提問,再有不會的放學就留下繼續練,啥時會了啥時回家……”

    大家長吁了一口氣,總算躲過了這一劫。

    惹包老師大發虎威的事還有一次。

    那是學習課文《披著羊皮的狼》的時候,包老師叫學生扮成牧羊人的角色表演:

   “從前,有個牧羊人,他養了一大群羊……”說完這句話時,兩手要向兩旁一揚,表示羊很多的樣子。“有一天,他發現少了一只羊……第二天,他發現又少了一只羊。這是怎么回事呢?……”就這一個表情,叫了好幾個同學,表演的都不合格。把班長也叫去表演,班長以手撓頭:“這是怎么回事呢?”

    包老師橫眉立目,好幾個同學沒一個表演像樣的,已使她積蓄了一肚子的怒火。她朝班長吼道:“你這是愁那還是樂那?你家丟了羊還興高采烈的呀?”她伸出手指,戳向班長的頭,戳得班長頭一歪,不禁抬手揉著被包老師戳痛了的頭皮。

    又叫了兩個同學,仍不合包老師的意,并且都挨了包老師的“電炮”。

    接下來又叫到我,也許是我與生俱的有表演天賦,總算博得了包老師的回眸一笑:“噯……對嘍!就該是這樣的,有動作有表情,像!”她轉向那幾個賣不了的“秫秸”:“看看你們這幾個,完犢子,演的什么玩意兒……”

     我不僅沒吃到包老師肉乎乎的大鐵拳,還受表揚了。

    “出手很夠狠的,”下課了,同學們紛紛發泄開來,“這個老死包太太,擰的我的胳膊還疼呢……”

    “就你疼?我的耳朵被她揪得到這還火燎燎的……”另一同學說。

    反正全班沒有一個同學沒挨過包老師打的。

    最叫我對包老師心生不滿的一件事,是她不準我們玩“做飯”的游戲。

    放學后或周日,我常和同學玩“做飯”,因為這游戲人多人少都行,那時有不少孩子玩這游戲。

    那次,我和玉潔在她家的東墻根兒正玩“做飯”——用碎玻璃片、碗碴、空雪花膏瓶做菜盤,把稀泥、樹葉、草棍兒裝在“菜盤”里,再起上名字,什么“花生米”、“炒肉絲”、“紅燒肉”、“扒肘子”……各種“美味”應有盡有,我們沉浸在對珍饈美味的幻想中不知不覺舌翼生津,暗中吞咽……誰知這事叫我們班的“欠嘴”吳平看到了。因為他家和玉潔家住一條胡同,他每次出來都途經玉潔家大門口,可以很清楚地看到我們在那玩游戲……

    嘴尖舌快的吳平第二天就向包老師打了小報告,我們自然少不了挨老師一頓“摳”。包老師說我們玩什么不好,玩那些埋汰東西——也許她是從衛生角度看的?但我們仍對包老師十分不滿,這是我們課余時間在家玩的,又沒損人利己,管的未免太寬了。

    包老師有一個兒子叫李強,年齡比我們小不了多少,包老師領他來班級玩幾回,在瘋鬧時他有時打痛了哪個男生,礙于包老師的面子,打痛了誰誰也不敢還手打他。后來我們知道包老師家里只有她們娘倆個,直到現在我也不知道為什么包老師只有娘倆,孩子的爸爸是死了還是離婚了……

    要說包老師心狠手辣也不盡然,她也有大發慈母心的時候。同學們的指甲又黑又長,包老師說太不衛生了,拿來剪刀,挨個給全班同學剪了指甲。我那時也不愛剪指甲,這一次被包老師剪了個徹底,幾乎就要剪到了指頭上的肉,挺疼的。長指甲留慣了,一下剪得禿禿的,竟感覺一下子不習慣了……

    同學蘇連成從小沒媽,穿著個開花棉襖上學,包老師從學校附近的居民家借來針線給他縫補好,還用肥皂幫蘇連成洗干凈了那雙黑得象糞叉子樣的手。

    有一次班級勞動的時候,中午自帶午飯。吃飯時,包老師叫我把我帶的大米飯和炒雞蛋分給蘇連成一些。我心里不愿意還不敢說不,包老師把自己的飯菜也給蘇連成撥了一些。

    課余時間,包老師給我們講故事。我還記得她講過的一個故事:有一個母親,家里很窮,好幾個孩子都餓的非常可憐。正值地主家收完了麥子,母親對孩子們說:你們聽話在家好好待著,媽媽去田里揀麥穗,回來碾成面,給你們蒸又喧又白的大饅頭吃。母親叮囑完就拎著筐出去揀麥子去了……

    當包老師講到“給你們蒸又喧又白的大饅頭吃……”的時候我很清楚的記得當時自己還吞咽了一下口水——正講著,鈴聲響了,到上課時間了,故事中斷了,包老師說:“別耽誤了上課,有空再講吧……”

    可是到了下課的時間,是什么原因現在也記不清了,反正沒有講,第二天也沒有講。就此這一個沒尾的故事擱置起來一直沒了下文。

    那一天,包老師在班里宣布:“告訴大家一件事,我將不再做你們的班主任,下一任由朝鮮族的田老師接替,由她做你們的班任,希望同學們一如既往的聽老師的話,好好學習。雖然我不再教你們了,但我還在這學校,有什么事需要我的時候隨時都可以來找我……”

    平時,我特恨包老師經常打學生,一旦她真的離我而去,還真有些不舍。大家都沒有說什么,我心里覺得很難過。

    包老師又教一年級去了,我們經常看到包老師進出一年級教室。那時我想:她一定又教那些孩子怎樣拿筆,怎樣畫橫畫豎,教他們念“毛主席萬歲”……那些學生里是否也有“賣不了的秫秸——在那戳著”的,他們也一定嘗到包老師的“電炮”了吧?她給那些學生剪指甲、縫衣服了嗎?

    不知道又過了多長時間,包老師調走了。調到了哪里我也不知道。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我們畢業了,長大了,教過的老師也走馬燈般的換,但我仍能時時想起包老師,她是我的第一個啟蒙老師,是她教會了我拿筆,叫我認識了“我愛北京天安門”,“毛主席是我們的大救星”,“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每當我想起包老師的時候,我同樣會想到那個沒有講完的故事。我猜想著那故事的結尾該是怎樣的呢?那些可憐的孩子還挨餓嗎?他們的媽媽撿回來麥子沒有?孩子們吃到媽媽蒸的又喧又白的大饅頭了嗎?


上一篇: 《《2015年高考作文山東卷》爺爺奶奶和姥爺姥姥》     下一篇: 《離別時,我很傷感
責任編輯:何美鴻 | 已閱讀2110次 | 聯系作者
對《 我的第一位老師》一文發表給力評論!(250字內)
登錄后才能發表評論
 

豫公網安備 41032502000135號

无码不卡中文字幕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