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淑蘭文集》--崔淑蘭的文集
首頁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5-06-24   共 0 篇   訪問量:2183
歡歡喜喜辦年貨
發布日期:2015-06-24 字數:3216字 閱讀:2183次

 


    總覺得現在過年沒意思,平平淡淡清清冷冷,忙活了一個臘月,累的散了架,完了還稀里糊涂的增長了一歲,悵然若失而又凄惶,失落的同時常回想起曾經過過的那些年……

    遠的不說,單是那些年我們在鄉下的時候,也覺得比現在有意思得多了。那時,一進了臘月,年味就濃起來了,我們的心里也被一種潛在的喜悅感充溢著,不管有多少憂愁多少煩惱,起碼在這時要先撂一撂了,因為過年高興才會在新的一整年里高高興興啊!——我們早早就開始籌劃買什么年貨,年三十炒多少道菜,買什么樣的年畫,誰該添些新衣,該換換幾樣廚具,買個大大的紅燈籠……因為距最近的鎮上還二十多里路,那時又不通車,上街時有人騎自行車,有人趕牛車。因為自行車馱不了多少東西,路況又不好,所以幾乎家家都趕牛車去鎮上辦年貨。

    連續有那么好幾年,我家都是在臘月二十七才上鎮里買年貨。這么晚辦年貨的缺點是時間倉促,大街小巷擁擠不堪不說,很多年貨漲價了,因為迫近年根,不論是貴是賤都得買了,結果一算,要比平時多花了不少錢。

    去鎮上的前一天,我們就和大哥家約好了,二十七早上天還沒亮,就開始喂牛,等我們吃完飯,東邊才剛剛有一點發白,此時牛也喂差不多了。我們家的牛車和大哥家的牛車,便踏著夜里的白霜,結伴去鎮里。

    “ 吱嘎”,“吱嘎”,老牛踩著路上的積雪拉著木板車,嘴里呼著白氣不緊不慢地邁著方步,任你怎么著急,它也快不了多少。

    有一段路是河床,盡是石頭,車轱轆壓在上面“咣當當”,“咣當當”,把坐在車里的人顛得直咧嘴,不得不下了車步行。過了一條冰封的河,前面是一段很陡的坡路,須抽幾鞭子,老牛才能拿出力氣“吭哧”,“吭哧”使勁的拉上去。

    弟兄倆抱著鞭子走在前邊,叼著旱煙的嘴里冒著煙霧,混雜在老牛呼出的團團霧氣里,被拋向車后。

    臘月里天冷,尤其是早上這一陣。弟兄倆一直與老牛并排行走,沒多一會兒的工夫,棉帽子的四周就結滿了霜晶,白花花的一圈兒,像個圣誕老人。

    我一出家門就坐在車里面,感覺實在冷的時候才下來,使勁跺著腳走上一陣子。

     一路走天光就亮了,四周的山巒、村莊、樹林籠罩在混雜著炊煙的霧氣里,象罩上了一層白紗布,隱約可見。

    大哥家的小侄女,十五六歲的年紀,年年辦年貨時跟車上鎮里,一來走一趟不容易,當散心遛達。二來過年了,選件新衣服什么的,畢竟年頭年尾忙一年了……

    黎明時的溫度是最低的,零下四十多度,敞篷的車里很難坐住人,在地上步行還冷呢。我看見她白凈的臉蛋兒上通紅通紅的,鼻子尖上滴著清鼻涕,她呲著牙直用手捂臉蛋兒——我猜她可能是凍哭了。

    到了鎮里太陽就升起一桿子高了,有了太陽就有了溫度,帽子上和額前頭發上的白霜一會兒就化成了水珠兒,變成了蒸氣,整個人也感覺暖和了不少。

    找個地方把牛拴上,拿出自帶的草料口袋,挽一挽放在牛伸頭可及的地方。然后我們就走進人山人海的市場里。市場里的人摩肩接踵比平時多好幾倍,稱秤聲,討價聲,鬧嚷嚷一片……

     豬牛羊肉、粉條干鮮,對聯鞭炮、年畫、油鹽醬醋,恨不能把整個市場搬回家……

     有個賣干貨的攤床,賣主是個六十多歲的老太太,因為光顧的次數多了,我老公和她很熟識了,張口“干媽”閉口“干媽”的逗她。

    老遠見了就招呼:“噯,干媽,我來了……”老太太手里忙著買賣,嘴里罵著:“又來干你奶奶腿兒,你一來我就賠本兒……”

    買她的貨挑剔苛刻或殺價過狠,她就扯著大嗓門子罵:“哎呀我滴天啊,你奶奶的,有你這么狠的嗎,不賣不賣……”我老公也沒正經的:“不賣不行,喊你一聲干媽白送我也應該……”那個老太太揮著手罵:“哎媽就是不行,你這王八犢子,還叫不叫人活了,不買就滾,滾你老丈母娘的腿兒……”罵完了還瞅著我哈哈大笑,我也就跟著她笑。

    這么遠的路來一趟,能買的都盡量買全,不然再跑一趟多不容易。所以頭一天晚上我們就把要買的都寫在紙上,依單購物,就不會有遺漏了。

    大哥家每年都要買十只花碗,說過年了添碗添筷預示著添人進口——大哥大嫂日日夜夜盼著娶兒媳婦進門!我則總愛買幾個大盆小盆。侄女就愛往賣衣服的攤床鉆,挑自己喜愛的服飾……

    買的東西多到抱不動了,就送到牛車上,擺好蓋嚴,再返回市場,穿梭在擁擠的人群里接著買。為防止小偷趁火打劫,牛車那要留個人看守。比如我們屯的老曹,花二百多元買的年貨,又是油又是肉的,就因為照顧不周,全叫小偷拿跑了,末了老曹空著兩手垂頭喪氣的回了家,損失了錢財不說,還要重跑一遭再買。

    在這熱熱鬧鬧的市場上,感覺并沒逛多久,就到了該吃午飯的時候了。我們兩家人匯到一處,擇個小吃店,點上幾盤菜,或熱飯或湯面條或混沌包子的各選所愛,哥倆人和侄子還要燙上一壺燒酒。肚子里有了食兒,身上自然就熱乎起來,喝了酒的人們臉上紅撲撲的。閑談中,查缺補漏——有忘記了的東西趕緊再去補上,若是些可有可無的東西,大嫂就說:“不買就不買吧,沒有它也一樣過年……”大哥忙搶過話來:“那可不行,一年就過這一次年,就圖個齊全圓滿……”剛喝了酒的大哥,一臉的豪氣。

    于是分別又去把落下的東西買回來。

    牛吃得差不多了,人也打著飽嗝,再瞅瞅熱鬧非凡的大街,盡管意猶未盡,看看西斜的太陽,不得不調轉車頭。我坐在車廂里,盯著沒有看夠的市場,掛滿彩幅的大街,川流不息的采辦年貨的城里人、鄉下人……都漸漸遠離了我的視線。

    一路上,笑談著。你家買了多少肉,我家買了幾條魚,留一條大鯉魚三十晚上吃;你家的鞭炮是兩千響,我家買了幅春條,那上面寫的話是什么……今年過得好,明年更比今年強……是不是這話,記不準了,打開再看看,那個說:你拉倒吧,都包得嚴嚴實實的,怪費事的,回家閑時看個夠……

    小侄女坐在車里,懷里抱著漂亮的包裝盒,里面是她挑選的衣服,她緊貼著下巴頦摟著,好像怕誰搶去。

    冬天的太陽總是早早就鉆進西邊的山坳里。我們坐在車里守著這一車年貨,聽憑識路的老牛把我們拉回溫暖的家。

    往往到家時天早就黑透了,卸了車,年貨搬進屋,屋子里霎時成了年貨店,花花綠綠五顏六色,整個土屋早已盛不下這濃濃的年味了。

    老爹爹早已把炕燒熱,疲倦的我,躺在熱乎乎的炕上,還感覺象坐在牛車上一樣,暈暈乎乎的,心里想著明天二十八了,該殺大公雞了,還要蒸饅頭,炒瓜子,剁肉餡……過年了,該做的活兒實在太多了,年前要把屋里的衛生打掃一遍,要干完所有該干的活兒……想著想著就睡著了,夢里,還在琳瑯滿目的貨攤前轉著,樂呵呵地在選購年貨,買起來真上癮,買起來就沒夠,永遠也沒個夠……


上一篇: 《“拽”字誤了我的“詩”》     下一篇: 《《我來寫2015年高考作文安徽卷》夢想的翅膀
責任編輯:羅飛 | 已閱讀2183次 | 聯系作者
對《歡歡喜喜辦年貨》一文發表給力評論!(250字內)
登錄后才能發表評論
 

豫公網安備 41032502000135號

无码不卡中文字幕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