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淑蘭文集》--崔淑蘭的文集
首頁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3-01-22   共 0 篇   訪問量:962
飄零的落葉
發布日期:2013-01-22 字數:2710字 閱讀:962次
那是很多年以前的一個深秋,我幾經輾轉,來到了數千里外的南方名城杭州。為了等候一班車,我在車站附近轉來轉去。



正在漫無目的的閑逛中,我敏感到身后似乎有人跟著我,于是暗中留意起來。果然在一面鏡子的反射中,我發現了一個男人的身影在朝我這邊觀望。我一驚,立刻意識到被人跟蹤上了,不用多想,我斷定這一定不是好人!因為在諸多媒體的報道中,我知道有關人販子的事,連大學生都被蒙蔽,被拐騙到窮鄉僻壤給人做老婆。我有些驚慌,急切地思索著對策。



經過打聽,我來到一個郵局,想打個電話。可是打電話的人很多,排了一長隊,我只能排在后面焦急地等待著。正在這時,那個一直跟著我的人已來到我面前,對我說:“我可不可以替你排隊,你去那邊椅子上歇歇?”聲音里帶著試探性,我打量著這個人:三十多歲,穿一身灰色的西裝,瘦高的個子,臉色憔悴,眼角上清晰可辨的幾條皺紋。看我的眼光是憂郁的,帶著企求。



我說:“我并不認識你,怎么好麻煩你!”也許是看出了我的戒備心理,他有些窘迫,苦笑道:“我知道你把我當成壞人了,唉,這也難怪......”



他說著一口略顯生硬的普通話。他問我是哪里人,坐了幾天車,一定很累吧,是出來投親還是靠友,需要什么幫助......還要幫我拎兜子,我委婉地謝絕了。他輕嘆一聲,微蹙的眉宇間流露出傷感,我有些狐疑。雙方沉默了很長時間,我已經排到了電話前,見我手拎兜子不便撥打電話,他接過了我的兜子,我遲疑了一下才松手。我撥通了電話,但對方的話我極難聽懂,正在心煩,他把手伸到了話筒上,示意我給他,他弄清了我的意思后,就用濃重的當地口音和電話那端通起話來。一會兒,放下電話告訴我,那邊叫我如何坐車,如何如何找。



我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他也跟了過來,也許是看出了我的急躁,他說:“等車這時間,你可以順便觀賞一下這個城市。”我含糊地應著。



因為時間不是很多,我只能在附近幾處走走看看,他就走在我身旁,給我介紹一條條街道。看他好像并無惡意,我漸漸松弛了戒備之心。在一處橋欄邊,他站住了,一句話也不說,就那么默默地佇立著,肅穆而凝重的表情,活像一尊雕像。



秋風吹過,不斷有落葉飄下,有的落在河里,有的的落在路上,清潔工人正在“唰唰”的不停的清掃路面。



“在這站著干嗎?”他好像沒聽見我的問話,我發現他一副黯然神傷的樣子,不便再問,就這么一言不發的不知過了多久,一聲汽車喇叭響,他回過神來,聲音低沉地說:“我的她就是在這里出的車禍,當時她的臉上被血模糊了,簡直面目全非,在我的千呼萬喚中,她睜開了眼睛,留戀地看著我,好像有千言萬語,但終于什么也沒說出來,就永遠地閉上了眼睛......”



他擦了一下眼角說:“當時,我們已辦好了結婚手續,就等第二天舉行婚禮呢!我們沉浸在對未來的憧憬中。如同一記重錘,就那么一眨眼的功夫,眼睜睜地看著她離開我而束手無策。我的天空塌陷了,我的幸福葬送了,我的希望永遠落空了......。”



默默聽他傾訴的我,心情也變得有些沉重。他又說:“你不知道,她有多么活潑,不管我有多煩有多愁,只要她一來,以她幽默的談吐開導我,我就能立刻高興起來,她充滿了智慧,她說她會陪我到白頭。我們一起布置好了新房,卻沒料到她會突然離去,我簡直措手不及,很長一段時間,我都難以接受這個事實。她走后,我們的新房一直保持當初的樣子,我不會叫任何人去破壞,那是我們二人的世界,我每天都要打開門鎖,擦拭家具上的灰塵,每天都會去看看她——一張掛在墻上的婚禮照片,多少次我在幻覺里看到她從墻上朝我笑著走來,我覺得她沒有死,她一直陪著我,只是暫時迷失在滾滾的人海里,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三年了,我幾乎每天來這里,這里是她最后離開我的地方。我永遠也忘不了她最后看我的眼神,她是有話要說,她一定有很多話要和我說。我相信她的魂靈會在這里守著我,她一定很孤獨,所以我要常來陪伴她,陪伴她......”



他夢幻般的講述,令我為之所動。“今天我在無意識的徘徊中,我發現了她,啊,真是她!我就跟了過去,這就是被你懷疑的原因。真的,除了口音,你多么像她,真的很像!——對不起,請原諒我的失態!”



啊!原來是這樣!我吁了一口氣,難怪他一直跟著我。



多情自古傷離別,我暗中為他惋惜。



時間在他的講述中竟飛快地過去了。待開的汽車催促著我,要離開他了,我一時找不出合適的話安慰他,猶豫了一會兒我說:“你想想看,如果她現在還活在人世,她會高興看到你這樣嗎?假如她在冥冥中有知,她會安心嗎?”



一陣微風吹過,路邊的梧桐樹上掉下枯黃的落葉,有一片落在我挎在肩上的兜子上。他看到了,伸出手來拿下這片落葉,把它舉在眼前,細細的打量著,好像那就是他女友的照片。一會兒,他松開手指,那片葉子就在秋風中,蕩蕩悠悠地折著空翻,慢慢的落到了河面上,隨著河水一起一伏地向前漂去……



他為我整理一下卷起的衣襟,留戀地看著我,眼神一動不動,我被他看得臉上發燒,忙把臉扭向一邊。



我走出十幾步開外,回轉身來向他擺擺手。



我看見他兩手插在褲兜里,衣襟在秋風中輕輕擺動著,我發現他的目光是那樣的落寞,他的神情是那樣悲凄,瘦長的身影在秋風中又是那樣顯得孤零零……



以后,我回想起這事,想了解一下他的近況,猛然想起匆忙中竟忘記留下了他的地址。當時電話不方便,但可以寫信啊!只能懊惱地怪自己太粗心。不知他還是在悲傷中低靡地彷徨,還是已開始了新的生活。



光陰似箭,許多年的時光轉瞬即逝,每到深秋,看到那飄飄的落葉,都使我回想起當年的那一幕。歲月在改變,外貌在改變,唯有秋風依舊,落葉依舊,當年那個故事的主人公是否還情懷依舊呢!



上一篇: 《春天 有個約定》     下一篇: 《大院 , 我童年的天空
責任編輯:何美鴻 | 已閱讀962次 | 聯系作者
對《飄零的落葉》一文發表給力評論!(250字內)
登錄后才能發表評論
 

豫公網安備 41032502000135號

无码不卡中文字幕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