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原創長篇
第四十四章 有仇必報
本章來自《花開民國》 作者:緣野
發表時間:2020-09-22 點擊數:25次 字數:

白璐這段時間心情很好,她略用心思便把梁公子搞定。

沉穩、文靜的白璐風騷起來也是那么的嫵媚妖嬈!梁公子想起來就身酥骨軟,不再花街柳巷的瞎串,老老實實地黏在了梧桐胡同6號。

半個月前梁公子正式向家人宣布,白璐是他真正的女朋友,隨后他又帶著白璐正式拜見了父母。

梁正道對白璐還算滿意。“這女孩沉穩文靜很適合做我們梁家的媳婦。”梁正道對夫人講。

“我父親說了,他希望咱們年底成婚,然后一塊去英國留學。”梁公子跟白璐講完這句話的夜晚,白璐失眠了。第二天她就叮囑李媽,再接到上海的來信,立即鎖進樓下儲藏間的柜子里,她一封都不想看。

其實,白璐在一個多月前就不再給薛儒群回信了,但她還看他的來信。她忍不住想看老鼠被貓耍弄急了,哭嚎、撞墻的慘狀。

上海的那只老鼠,一封封地給白璐寫信,一封比一封熾熱,一封比一封瘋癲,卻得不到一點回應,終于忍無可忍,坐上了開往青城的火車。

薛儒群下了火車按信上的地址直接找到梧桐胡同6號。

李媽正在庭院里澆花,聽到門鈴響來不及放下噴壺便去開門。一扇門打開,李媽見是一個穿長衫的男子,問道:“你是?”

“您好!我叫薛儒群,從上海來,”薛儒群笑道,“我找白璐。”

“上海來?”李媽轉了下眼珠,“你等會兒!”隨即關上大門,顛著小腳奔向小樓。李媽奔進小樓,愣了愣,轉身上了樓梯。

李媽敲響白璐臥室房門的時候,屋內的倆人正在纏綿。李媽在門外等了一會兒,白璐才穿著睡衣走出來。

“什么事?”白璐拉著臉問。

“小姐,”李媽貼近白璐的耳朵,“上海的薛先生來了。”

“什么?”白璐大驚,“你讓他進來了?”

“沒有,我讓他在大門外等著。”

“讓他走。你,你就說我沒在。”

“好!”李媽答應完下樓,白璐楞了一會兒轉身回屋。

薛儒群見門又打開,剛要邁腳,被李媽伸手擋住,“薛先生,白小姐不在,您走吧!”

“什么?”薛儒群話未出口,李媽已經把門關上,望著漆黑的大門,薛儒群罵出一句臟話,“你姥姥!”

“沒在,沒在你干嘛?”薛儒群突然醒過悶來,白璐就在里面,只是不想見他,“嘿,她什么意思?”薛儒群在門前來回走了兩步,一屁股坐在鐵門旁的石臺上,“不見,不見我就坐在這兒等,我就不信你不出來。”

“嗯,轎車?”薛儒群坐在石臺上后才發現旁邊停著一輛黑色轎車。心想,“白璐可真是發達了,別墅、轎車。不對?這轎車應該是男人開的。莫不是?她在里頭和別的男人……才不肯見我。”

薛儒群正這么想著,纏枝鐵門“吱咔”一聲打開了,梁公子瀟灑地走了出來。從鐵門中走出來的梁公子目無旁物,直接上了黑色轎車,揚長而去。

“嘿,真夠牛的!”黑色轎車沒了影子,薛儒群才想起感嘆,隨即就是憤怒,于是走到纏枝大鐵門前,猛按門鈴。

“來了,來了!”李媽喊著開了門。

“我找白璐!”薛儒群不等李媽說話一側身擠了進去,徑直往小樓走。走進小樓大叫,“白璐!你出來,白璐!”

“叫什么?”

薛儒群一愣,順著聲音望去。白璐翹著二郎腿坐在黛紫色的大皮沙發上,淡紫色棉沙睡袍輕裹,露出兩條修長的白腿,雪白的腳趾上吊著淡紫色皮托,冷傲而淡雅。

“白璐!”薛儒群神魂顛倒地奔到大沙發前,撲到白璐身邊說,“我想死你了,我不顧一切地來找你,你為什么不見我?難道你是看上了豪門公子?還是你從來就沒愛過我,只是拿我耍著玩?我……”

白璐一臉不屑,嘴角掛著嘲笑,待薛儒群說完,滿懷期待地看著她時,她輕輕一笑說:“說完了嗎?說完了滾!”

“滾,白璐,你今天給我說明白。不說明白,你休想讓我走!”

“好,”白璐換了一個姿勢,拿起一只煙點著抽了一口,雙眸冷冽地盯著薛儒群,“我今天就跟你說明白。我就是耍弄著你玩,我看著你搔首弄姿,被耍弄的瘋癡呆傻覺得好玩。”

“你!”

“我怎么?我這是以牙還牙,賞給你該遭的報應!”

“白璐!”薛儒群突然撲倒在地,“你何苦這樣呢?難道你對我就沒有一點真情?”

“真情?你也配。”白璐鄙夷地看著薛儒群,“一副寒酸樣!你當初就是這副德行,賣了我的首飾裝闊,道貌岸然地去騙妓女,鬧到最后還被妓女甩了。我見到你就覺得惡心,你走吧!”白璐說完起身離去。

“白璐!白璐!”薛儒群爬起來要追白璐,被李媽攔住。李媽一伸手說:“薛先生,請吧!”

“好,好”薛儒群一跺腳,朝樓外走去。邊走邊嚷,“你等著,白璐!我不會饒過你!”

薛儒群出了白璐家,站在大鐵門外,不知道往哪兒走。他把身上摸了個遍,總共摸到一塊大洋和二十三個銅板,這點錢還不夠買回上海的火車票。薛儒群往左右看看,嘆了口氣,沿著街朝北面走去。

薛儒群五年前在附近住過,知道前面不遠就是胡同口,出了胡同口往右走不遠有一家賣鹵煮火燒的小店。他中午就沒吃飯,本想著見到白璐,白璐會請他大吃一頓,可竟是這樣的結局。薛儒群連氣帶餓,已經沒什么力氣再往遠處走了,只好走進賣鹵煮火燒的小店,買了一碗鹵煮火燒充饑。

薛儒群把一碗鹵煮火燒吃得湯渣不剩,又陪著笑臉和肩上搭著一條臟兮兮毛巾的伙計要了一碗白開水喝完,才站起身走出小店。

薛儒群走出小店在街上轉了近一個時辰才在北叉胡同的一個小旅店住下。

夜晚,薛儒群躺在8個人的通鋪上,煩悶與怨恨隨著此起彼伏的呼嚕聲,在煙味、屁味、臭腳丫子味等說不清什么怪味的氤氳中不斷地聚集,發酵,最后醞釀出一篇毒辣的文章。然后他便蜷縮在黑暗里一遍遍地默誦著那篇可以瞭解心頭之恨的文章,凌晨四點才慢慢睡去。

薛儒群一覺睡到上午9點,起床后洗了把臉去找旅店老板結帳,結完賬去青城晚報社找四年前認識的一個編輯。

臨近中午,薛儒群登上了開往上海的火車。


  
我要: 投月票 打賞 送鮮花 砸雞蛋
作者文集|聯系作者|責任編輯:緣野
對《第四十四章 有仇必報》一文發表給力評論!(250字內)
登錄后才能發表評論
 

豫公網安備 41032502000135號

无码不卡中文字幕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