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原創長篇
第43章 象牙塔
本章來自《失落的白樺林》 作者:遠遁
發表時間:2020-09-21 點擊數:16次 字數:

申博文今年已經讀大四了。

記得剛入學時全班有32人,可如今只剩下24人了。走的人中有的是學習跟不上進度的,有的是提前回國就業了,還有的轉到其他國家繼續學習了。總之,大家是懷揣夢想,各奔前程。

申博文本來是不喜歡俄羅斯的。他在深圳出生,過慣了大都市的豪華生活,也樂于享受那里一年四季如春的亞熱帶海洋氣候。可是,他上高中時的成績并不理想,國內稍好一點的大學是考不上的;加上父親希望他將來繼承自己的事業,在俄羅斯闖出一片天地,所以他最終才選擇來海參崴留學。

來到海參崴沒多久,申博文就習慣了這里的學習生活。這里不僅有來自東南亞各國的同齡人,還有數不清的當地俄羅斯美少女。另外,課業也并不繁重。當然,努力的學生到什么時候都會覺得很累,不過,對于像申博文這樣的富二代,是不會將大部分時間花在學習上的。

人上一百,形形色色。就現在班上這24個人來說,也是各具稟賦,幾乎每天都能制造出新聞來。就說官二代徐夢凡吧,他爸原來是靠近俄羅斯的一個地級市的市委書記,現在調到寧夏去了,將他安排在了海參崴上學。徐夢凡是全班有名的“一問三不知”,學了四年,俄語字母還沒有認全。可是,他泡妞的本事卻不小。四年間他總共交過多少個女朋友恐怕連他自己都不知道,反正到現在還剩下三個圍在他周圍。申博文有時覺得自己條件很優越,可是他從不敢跟徐夢凡攀比。

孫媛這四年間雖然也沒學到什么東西,不過,他比徐夢凡要強得多,最起碼同俄羅斯人日常交流是沒有太大問題的。她先后交過三任男朋友,一個是中國人,一個是俄羅斯人,還有一個是越南人。相處最長的在一起也就四個多月,然后就分手了。現在,她身邊沒有男朋友。她向維佳暗示過,希望維佳能追求自己。不過,維佳一直沒什么表示。孫媛也不急,反正自己再過兩個多月就回國了,以后是否還來俄羅斯也說不定。

肖強是申博文的鐵哥們兒,也是全班所有同學當中年齡最小的一個。他是個細高挑兒,走起路來腳跟不太著地。肖強的母親在莫斯科做服裝生意,買賣干得不小。

肖強雖然和申博文一樣吊兒郎當地學習,可是他的俄語說得卻不錯,也許這就是天賦吧。他通過一個慈善組織結識了一個家庭,并救助這個家中一個患先天性唇腭裂的三歲女童。目前,女童已先后進行了兩次手術,十分順利。肖強每月從生活費中節省一萬盧布(約合一千元人民幣)捐給女童,并在校內的社團組織中積極爭取來自其他方面的援助。

石方亮來自哈爾濱的一個知識分子家庭。他在中學時學的是英語,來海參崴之前讀過三個月的俄語預科班。自從到了海參崴,石方亮在班上認真聽講,課后努力練習口語,又買來國內出版的語法書研習語法,四年下來,他的俄語已經是爐火純青了。

石方亮家里雖然不缺錢,不過他也不想全指望父母。在學習之余,他還找了一份直銷的工作,推銷中國產的一款電飯煲。去年,他在推銷過程中結識了一個雜貨店的老板。這位老板是個年近花甲的老太太,名叫柳德米拉。石方亮經常送給柳德米拉一些中國義烏產的小物件,博得了老太太的好感。她將自己周圍的不少熟人介紹給石方亮,也讓這些人了解他推銷的產品。

去年過暑假時,柳德米拉在外地讀大學的女兒斯維達回家了。由于石方亮經常來她家串門,一來二去地,兩個人相戀了。斯維達父親早逝,所以每次假期她都急著趕回家,幫母親在店里忙前忙后。斯維達身材高大,臀部豐滿,搬運東西很是有把子力氣。石方亮同斯維塔商量好了,畢業后二人一起回中國發展。

石方亮在班上有個最要好的朋友,名叫何兆龍,他是從寶島臺灣來的。兩個人的相知是從閑聊單田芳的評書《白眉大俠》開始的。在近現代的評書中,凡是有包公出現的,基本上都會有八賢王趙德芳的影子。可是,何兆龍經過查閱歷史資料發現,歷史上的趙德芳只活到22歲就死了,他死后29年宋仁宗趙禎才出生。那么趙德芳也就不可能替包拯、徐良等人出頭,到朝堂上糾正宋仁宗的錯誤了。可是《楊家將》、《白眉大俠》等作品為什么要虛構趙德芳的事跡呢?

石方亮和何兆龍經過討論一致認為,這大概緣于中國文人最早的民主意識。那時文人已經意識到了皇帝極權的危害,不過由于時代的局限,他們想不出孟德斯鳩的“三權分立”的辦法,于是他們寄希望于在皇帝的身后能有個賢明的長輩對其進行監督,并在關鍵時刻亮出瓦面金锏。這種想法雖然有些一廂情愿,不過,這種思想意識十分寶貴,因為它畢竟比孟德斯鳩的法治思想還早誕生了一百多年。

舞思愛·晨露是同何兆龍一起從臺灣來俄羅斯的。她是阿美族姑娘,天生的一副好嗓子。雖然她是同何兆龍來自同一個地方,可是他們絲毫沒有共同語言。何兆龍喜歡談歷史,尤其是和石方亮在一起,講什么伍子胥啊,伯夷叔齊啊,一聊就能聊上半天。舞思愛不知道他們口中的人物是干什么的,她開始甚至以為叔齊就是舒淇,不知怎么竟然穿越回了古代。

舞思愛來俄羅斯學習俄語不是主要目的,她是來研究民族與文化的。她知道俄羅斯有194個民族,而且這些民族在一起生活得還算和諧。而臺灣的民族組成遠沒有俄羅斯那么復雜,可是大家的想法卻時常出現偏差。舞思愛想搞清楚這其中的深層次原因。

黎英是越南人,他的父親在海參崴二道河子市場賣服裝已經有許多年了。黎英從小就知道,父親在俄羅斯付出了許多辛苦,不僅面臨生意場上的殘酷競爭,同是也受到白種人的歧視和當地黑惡勢力的搜刮盤剝,相當于在夾縫中求生存。黎英不想沿襲父親的老路,在小市場上摸爬滾打,他打算學成俄語后到歐洲那邊找份IT行業的工作,因為他的計算機水平非常高。不過,近期黎英的想法有些改變。這主要是緣于他結識了一個正在讀大一的中國姑娘。這位姑娘名叫徐蕾,身高一米七五,她的父親在她大舅開的鹿角廠工作,人在烏蘇里。徐蕾建議黎英研究一下鹿角生意,不要總想著進企業打工。一面是理想,一面是愛情,弄得黎英一時不知所措。

這一天系里組織看電影,上映的是一部美國動作片。影片是用英語制作的,翻譯時將原聲音量作了降低處理,同時加上俄語的配音。片中有段情節是各國選手進行博擊比賽。歐美國家的選手展現得都是孔武有力的形象,等輪到中國選手上場時,他先是表演了一段不倫不類的猴拳,然后在同人博擊時未及走上三個回合,即被大力士一拳擊倒在了地上。這里的中國學生在國內看的電影都是中國人勝,現在看到中國人如此不堪一擊,他們不能認同編劇和導演的創作,于是紛紛離開座位,來到劇場大廳,等著影片結束。

“這電影沒意思。”申博文說。

“學校是要你來練聽力的,不是要你欣賞電影情節的。”孫媛說。

“練聽力什么時候不能練,還非得看電影練?”申博文不贊同孫媛的說法。

“他是心靈受挫了。如果電影演的是李小龍將美國人打得連滾帶爬,他就不會提前出來了。”黎英說。

申博文笑了笑,沒搭言。

“電影藝術應該講究‘畫面感’。你看李連杰在中國拍的動作片看起來動作十分優美,可是在美國拍的電影就不一樣了。李連杰本身個矮人小,他一腳將一個肥大的美國人踢出去,畫面顯得十分地不協調。”石方亮說。

“這種創作思路就是緣于狹隘的民族主義。”舞思愛說。

“各國的實力當然憑的不是武功,美國的強大也不是因為美國人武功高,最終拼的還是科技。”黎英說。

“大家都明白這個道理,可是,每個人坐在銀幕前都希望自己國家的選手獲勝。”徐蕾說。

“這也是愛國主義嘛。”孫媛說。

“我還是喜歡看愛情片。”徐夢凡說。

“那當然啦,愛情片能教會你‘泡妞三十六計’。”孫媛說。

“也不行,想泡你就沒泡上。”徐夢凡說。

“以前認識一個非洲朋友,”何兆龍說,“他喜歡看中國的武俠片。他以為中國人都會武術,而且都能在天上飛。后來他來到了中國,想學習武術。可是,當他知道中國人也像他們一樣在陸地上行走的時候,瞬間變得大失所望。”

“世上還有這么蠢的人!”徐蕾說。

“黑人都是豬!”徐夢凡說。

“也不能這么說,”舞思愛說,“人類的智商水平應該都相差不大。”

“按生物學角度來說,人類的智商水平相差無幾,可是如果縱觀歷史,非洲畢竟沒有出過什么偉大的科學家。”何兆龍說。

“這個問題可就復雜了,”石方亮說,“諸葛亮那么聰明他也沒能發明電。”

“一個是時代的發展,一個是人類獲得知識的積累,此外還需要安定的環境。你如果把愛迪生從小就放在一個戰亂的國家,他也未必能有那么多的發明。”舞思愛說。

“人的聰明要看用在什么地方。你看俄羅斯人連一雙懶漢鞋都不會做,可人家卻很早將宇宙飛船開上了太空。你說俄羅斯人是聰明還是笨?”徐蕾問大家。

沒有人能回答徐蕾的問題,更沒有人能用三言兩語說清楚俄羅斯人。這個民族的身上同中華民族一樣,優點很多,缺點也不少。先說優點吧。在這個異常寒冷的國度,人們辛勤耕耘,努力勞作,成為世界上第二大糧食出口國;千百年來,各行各業均涌現過首屈一指的人物:音樂家有《天鵝湖》的作曲柴可夫斯基,化學家有元素周期表的發明者門捷列夫;有獲得過諾貝爾生理學與醫學獎的巴甫洛夫;有第一個問鼎太空的加加林;有先進思想的啟蒙者車爾尼雪夫斯基、文學評論家別林斯基、詩人馬雅可夫斯基、革命作家奧斯特洛夫斯基……

曾經聽過這樣一個笑話。

甲:你認識車爾尼雪夫斯基嗎?

乙:不認識。

甲:你認識別林斯基嗎?

乙:不認識。

甲:那么你認識馬雅可夫斯基嗎?

乙:哎呀我去,我又不是開車的,怎么會認識那么多司機呢?

這個民族打敗過不可一世的拿破侖,阻止了戰爭狂人希特勒。當然,以上還遠遠不是俄羅斯人的全部。在這個幅員遼闊的國度里,酒鬼有之,竊賊有之,人民的蛀蟲有之,無恥的官商有之……

“前些天我看了一檔國內的電視節目”,孫媛說,“里面介紹一位來自馬里的黑人醫生,名叫迪亞拉,他是全世界首位黑人中醫博士。人家通曉《黃帝內經》,文言文比咱們都好。你能說黑人笨嗎?”

“我也聽說過這個人,”肖強說,“他由于聽說過加拿大醫生白求恩援華的故事,所以為自己取了個自嘲的名字叫黑求恩。這人挺幽默的!”

“我昨天又看了一遍《霍元甲》”。何兆龍對石方亮說。

“哪個版本的?”

“李連杰演的電影版。”

“這大概是李連杰最后一部叫得響的電影了。”石方亮說。

“這部電影的創作思路確實顛覆了之前所有同類題材作品的創作模式。拍了一輩子動作片,最后用一部作品來否認武力,這在電影史上倒是很少見。”何兆龍說。

“電影的前半部一直表現霍元甲的好勇斗狠,我看了還不大理解,心想李連杰怎么塑造了這樣一個角色。看到后半部才理解,原來影片的主題是反暴力的。”石方亮說。

“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的前途畢竟不是靠拳頭打出來的,尤其是當下這種環境。”何兆龍說。

同學們三個一群、兩個一伙,各自聊著各自的話題。

“日月潭好玩嗎?”徐蕾問舞思愛。

“還不錯。日月潭中有一個小島,名叫‘拉魯島’,以此島為界,北半湖形狀如同圓日,南半湖形狀如同彎月,日月潭因此得名。”

“那兒有什么特色美食嗎?”

“潭蝦、山豬、竹雞,都是特色美食。”

“你去過中國大陸嗎?”

“沒有。我在那里沒有親屬。”舞思愛說。

“如果讓你投票的話,你希望臺灣回歸嗎?”徐蕾說。

“其實我覺得臺灣和大陸就像兩地分居的夫妻一樣,如果感情好,即使分居兩地也是一家人;可是——”

“舞思愛,有人找你!”一個來自河北的同學打斷了舞思愛的講話。

“回頭再聊。”舞思愛向徐蕾擺了擺手,急忙向樓梯口跑去。

申博文正在同孫媛商量過幾天去莫斯科旅游的事,突然接到了申喜來的電話,說他父親被抓了。此時距離申喜躍被抓進看守所已經過去十多天了。三天前申博文給父親打電話沒打通,在微信上發語音也沒得到回音。他給二叔打電話詢問父親是否在烏蘇里,申喜來怕他擔心,沒敢將真相立刻告訴他,因為他還指望很快就能將哥哥救出來。可是十多天過去了,營救并沒有取得實質性進展,畢竟不能一直瞞下去,所以今天才給申博文打來電話。

沒有經歷過什么大事的申博文一時懵了。平日里父親從來不同他說生意上的事,他也不知道父親究竟因為什么被抓。聽二叔講完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他也沒有什么營救父親的思路,只能等著烏蘇里那邊安娜和律師想辦法。

父親留給自己的錢不到半個月就花沒了,申博文想向劉嘉良借。嘉良說小姨父臨走時只給我留下兩萬多盧布,去了這段時間的生活費和工地用料,也沒剩下多少。他又向申喜來要,申喜來說他們那兒也沒錢,園區的電費已經欠兩個多月的了,電業局通知說這月的十六日就要給斷電。沒辦法,申博文只得往國內打電話朝母親要。在母親的再三逼問下,他終于說出了父親入獄的事。母親埋怨他糊涂,說早應該將這件事告訴自己。

“你爸的園區用的都是安娜的名,從法律上來講,你爸在烏蘇里所有財產的所有權都是安娜的。你二叔又不會俄語。安娜現在如果想獨吞你爸的財產易如反掌。你先想辦法,自己找個有點名氣的律師,我馬上著手辦簽證,簽證下來我就去俄羅斯處理這些事情。”申母對兒子說。

“事情難道已經嚴峻到要處理烏蘇里的財產了嗎?”申博文一時看不清局勢的真相。想到烏蘇里那一大片產業,再想到海參崴這棟濫尾賓館,再替那霍德卡的娜佳、綏芬河的麻花想想,申博文的頭都快要炸開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賞 送鮮花 砸雞蛋
作者文集|聯系作者|責任編輯:遠遁
對《第43章 象牙塔》一文發表給力評論!(250字內)
登錄后才能發表評論
 

豫公網安備 41032502000135號

无码不卡中文字幕在线视频